云南省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

云南省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

云南省人民政府港澳事务办公室

云南省人民对外友好协会

2017-08-18 17:40:00

资料来源:新闻处 张馨

因了母亲是一名教师的缘故,从小在校园里长大的我已记不清自己从何时因何故开始看书的了。或许始于幼童时爸妈口授的“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或许始于儿时外公挥毫写在废报纸上让我临摹识字的“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也可能始于学前班时与同桌做游戏背诵的《三字经》。不知不觉中,这几十年间,从案头床边的大部头到报纸上如豆腐块大小的只言片语,阅读已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

参加工作后,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大部分阅读都是一蹴而就的走马观花,尤其在遇到拖沓啰嗦的篇章时满心盘算的总是下一本要看哪本书,再没有校园时代做读书笔记、和三五好友吃着烤串聊着最近各自看的书中的有趣桥段哈哈大笑的咀嚼与消化。哪怕是当时读完令我豁然开朗的科普类书籍,或是让我涕泪肆流的文学小说,一旦阅毕合上,也就一并随书架上的灰尘封了。

直到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走进山区小学担任了两周临时代课教师,第一次不再为了自己看书,而要对教室里23双渴望知识的明亮眼睛负责,真正趁这个机会和孩子们一起重新学习了十多年前自己上小学时曾摇头晃脑背诵过、但考完试就抛之脑后的课文,我才真切领悟到“温故而知新”的道理,也才发现,一直自以为看了很多书,但其实都只是浮光掠影的浅尝辄止,随着这“快餐式”的自我感觉良好继续膨胀,我也离最初捧起书本、享受阅读那纯粹的快乐越来越远了。

给孩子们教授的课文中我印象最深的,是《蟋蟀的住宅》。《蟋蟀的住宅》作者是法国著名的昆虫学家法布尔,它主要介绍了蟋蟀洞穴的特点和修建过程等内容。儿时初学这篇课文,如同看了一场动画片,认为像动画片里一样已“人性化”了的蟋蟀,理所应当像人一样思考、一样聪明地去修建自己的家。在如今奔三的年纪,比十多年前的自己成熟了许多,也对生活开始有了思考。此时再回过头来看这课文,才觉得蟋蟀的选择隐藏了许多人生智慧,耐人寻味。

首先是蟋蟀“除了生存,更要生活”的生活态度。所谓“寄蜉蝣于天地”,昆虫的生命总是很短暂的。在那短暂而珍贵的时光中,大多数昆虫都选择顺从本能的驱使,以完成生命轮回的任务为内容过完自己的一生:躲避天敌、繁衍后代。这或许便是“别的昆虫大多在临时的隐蔽所藏身,他们的隐蔽所得来不费工夫,弃去毫不可惜”的原因了。而任性的蟋蟀却一定要“慎重地选择住址,一定要排水优良,并且有温和的阳光”,更甚者,蟋蟀还会在微斜的家门口耙扫出一块平坦的小天地,当周围很安静的时候,便在那儿“弹琴”给自己听。哪怕只是匆匆到这世上走一遭,哪怕没什么布置,只是极简朴的住所,也要住到自己喜欢的地方享受阳光雨露的滋润,过上悦己的生活。

然后是蟋蟀的“愚公”精神。蟋蟀比不了蜜蜂那类集体造物的神奇,也不似蜘蛛般拥有吐丝结网的特长。没有与生俱来的天赋与便利的工具,它甚至都算不上什么挖掘技术的专家,但就是用那柔弱的前后足,蟋蟀始终坚持“不利用现成的洞穴,它的舒服的住宅是自己一点一点挖掘的,从大厅一直到卧室”,坚持“今天做一点,明天做一点,即使在冬天,只要气候温和,太阳晒到它住宅的门槛,还可以看见蟋蟀从里面不断地刨出泥土来”。正是这份坚持,建构了可以随天气的变冷和自己身体的增长而加深加阔的舒适小窝,真可以算是伟大的工程了。

我于是想到,人类比蟋蟀幸运,在更长维度的生命旅程中有更多选择的机会,但这并不意味着人类就一定能比蟋蟀做出更聪明的选择。有时还是会放弃对生活的热爱和经营,过着怨天尤人、自怨自艾的日子,让自己生命的每一分钟都像大多数昆虫择居时那样“得来不费工夫,弃去毫不可惜”,待耗到自己油尽灯枯的那天再抱着虚度年华的怨念离开。宝贵的生命就这样,被消极的选择与自我放弃给浪费掉了。这是某些人的活法,但无奈的是,这往往也是许多人处于人生低谷时不经意间的共同选择。

所以,在讲完课文后,我还对孩子们说,今后生活中无论遭受到多么大的磨难,都一定要向蟋蟀学习,努力让自己的小天地始终充满阳光,没有音乐的日子里要知道唱歌给自己听;认定了一个目标,不要自卑没有优良的设备或聪颖的天赋,要坚持,要努力,日复一日、聚沙成塔,终会达成心愿。

这些话,是说给孩子们听的,寄予了我对他们的期盼,希望他们在人生的萌芽阶段能以更坚强勇敢的内心准备好迎接未来生活中的酸甜苦辣。这些话,同时也是说给我自己听的,虽然经常告诉孩子们“要”怎样,“不要”怎样,自己却也时常很惭愧地做不到,也需要锻炼一个更为坚强勇敢的自我。

重读《蟋蟀的住宅》这篇课文,给了我许多新的启迪,让我思考自己的人生可以怎样度过,身处低谷时可以怎样选择,自己还可以怎样变得更好。